“吃”完小米“啃”苹果,补缴2千万社保与公积金,贝隆精密冲IPO

时间:2022年06月16日 15:18:36 浏览:

[摘要] 浙商家族合力冲击IPO。

正文

2022年06月16日 15:18:36

作者 | 武丽娟 

编辑丨高岩

来源 | 野马财经

手机拍照早已蔚然成风,高清摄像头随手一拍,便可创作出与相机媲美的大片。

与此同时,智能手机的发展也令众多精密电子零部件厂商受益。

优质的模组配件,比如镜座、底座、摄像模组屏蔽罩及载体,可保证摄像机成像清晰且有足够的强度及表面硬度,保护摄像头不受损害,延长使用寿命。

浙江企业贝隆精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贝隆精密”)就是这样一家公司,除了服务手机厂商,宝马、奔驰、本田等品牌部分车型的摄像模组,也有其身影。

贝隆精密在创业板“排队”等待已有一年,经历3次问询后再次闯关。

浙商家族合力冲击IPO

贝隆精密主要从事精密结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运用于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智慧安居及汽车电子等行业,是工信部认定的第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

从股权关系中可以看出,贝隆精密有着浓厚的家族式企业标签。

其前五大股东分别为杨炯、宁波贝宇、王央央、杨晨昕、王冬峰。其中,杨炯、王央央夫妇二人分别直接持股比例为70%、7%,又通过宁波贝宇分别间接控制10%、4.16%的股份,夫妻二人合计直接控制公司87%股份的表决权,为实际控制人。

来源:贝隆精密《招股书》

二人亲属也在前五大股东名列。杨炯及王央央二人之女杨晨昕持股3%,王央央之兄王冬峰持股2.5%。杨晨昕、王冬峰二人并未在贝隆精密任职。

因此,贝隆精密前五大股东均属于杨炯、王央央家族,共持有股份达96.6%。

贝隆精密此次公开发行股票总量不超过1800万股,占本次公开发行股票后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不低于25%。

华南一位专注从事IPO业务的李律师表示,假设IPO之后公开发行25%的股权,那么其家族持股比例会稀释到75%,不过家族控股超95%这样的企业确实不多见。一般会计师内部控制鉴证报告出了之后,推定内控和独立性没什么问题。但是这种企业一般会让监管更加关注企业的独立性,包括公司财务、业务、人员与控股股东家族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的独立性。

贝隆精密在《招股书》中坦言:”控制人未来可能通过公司董事会或通过行使股东表决权等方式对公司的发展战略、生产经营、利润分配等决策产生不当影响,从而损害公司和其他中小股东利益。“

从“吃”小米到“啃”苹果

背靠大树好乘凉,巧借云梯好登天。

贝隆精密的智能手机精密结构件主要运用于三星、小米、OPPO、VIVO 等知名手机品牌光学摄像头;可穿戴设备精密结构件主要运用于国际知名品牌的智能手表、蓝牙耳机和 VR 设备系列产品;智慧安居精密结构件主要运用于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的安防监控类设备;汽车电子精密结构件主要运用于宝马、奔驰、本田、大众等著名品牌车载摄像头。

来源:贝隆精密《招股书》

依靠这些知名客户,贝隆精密近年收获了不菲的业绩表现。2019年-202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46亿元、2.53亿元和3.3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695.73万元、5190.8万元和5588.94万元。

来源:贝隆精密《招股书》

其中,智能手机是其主营业务,2019年-2021年的销售额占比分别为71.05%、66.78%、77.04%。该业务结构件产品包括镜头组件、镜座、底座、摄像模组屏蔽罩及载体等,收入在主营业务收入中整体占比达三分之二以上。

来源:贝隆精密《招股书》

不过,贝隆精密的综合毛利率有下降趋势。2019年-2021年分别为42.68%、37.71%和33.61%,《招股书》中披露是因客户降价等因素造成。

贝隆精密的主要客户是舜宇光学(2382.HK)、安费诺(APH.N)、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等相关行业内龙头企业。2019年至2021年,贝隆精密对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0.74%、92.92%和93.85%。其中,作为贝隆精密的第一大客户,公司向舜宇光学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0.55%、62.37%和40.59%。

同时,贝隆精密对舜宇光学及其产业链合作厂商的销售收入占比由 2019 年的 81.12%下降至 2021 年的50.38%;主营业务毛利占比由 2019 年的 87.34%下降至 2021 年的 44.29%,总体呈下降趋势。

舜宇光学正是小米OV手机镜头模块的供应商,深交所要求贝隆精密说明对舜宇光学及合作厂商销售金额下滑的原因,合作的稳定性、持续性是否发生不利变化,以及销售收入、毛利率是否存在进一步下滑风险。

贝隆精密表示,受产品降价、部分终端品牌手机出货量下降、结合自身情况进行战略调整等因素的影响,向舜宇光学及其产业链合作厂商的销售金额同比有所下降。

据多家媒体近期报道,小米OV、OPPO、vivo对第二季和下季的订单量砍单约两成,以便尽快消化当前积压的过多库存。对于传闻,目前小米、vivo和OPPO暂未作出明确回应。

不过,2022 年第一季度贝隆精密对舜宇光学已不存在重大依赖。贝隆精密在问询回复中强调,其对苹果镜头模块的供应商——安费诺产生了重大依懒,意味着从2022年开始,也加入了苹果产业链。

《招股书》透露,2021年向安费诺销售的主营业务毛利占比超过 50%,且 2022 年以来,这项数据仍有上升,公司经营业绩对安费诺构成重大依赖,但不存在重大不利影响。

安费诺作为全球最大的连接器制造商之一,2020 年互联产品销售收入已达536.99 亿元, 2021 年互联产品销售收入仍较 2020 年增长 128.05 亿元,同比增长 23.85%。

靠着做“苹果”的生意,贝隆精密就能高枕无忧吗?

过去十年间,为苹果代工iPhone和手表的立讯精密(002475.SZ)股价翻了近30倍;2016年,欧菲光通过并购的方式进入苹果供应链,提供手机镜头模组。之后欧菲光的业绩暴涨,2020年营收曾达到484亿元。

2021年5月,苹果公布了2020年全球供应商名单,34家供应商被苹果产业链剔除,导致营收利润暴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欧菲光。摘下“果链”的光环后,欧菲光迅速跌下神坛。

2021年欧菲光净利润亏损26.25亿元。由于资产计提,2020年业绩亏损19.45亿元,在被苹果“抛弃”后的短短两年时间里,欧菲光共亏损46.7亿元,并且下滑趋势在2022年并未得到扭转。2022年一季度报显示,欧菲光营业收入45.93亿元,同比下降37.65%;净利润亏损1.86亿元,同比下降341.33%。

截至6月15日,欧菲光股价为5.72元/股,总市值186亿元,较2020年7月高点23.62元/股已经跌去76%,市值更是缩水超450亿元。

行业人士分析,“果链”企业存在单一客户的风险,因为各种原因,被苹果“踢出局”的风险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贝隆精密也表示,若公司向安费诺销售产品的终端品牌市场销售情况不及预期,或安费诺对应终端品牌的产业链整体发生转移,将使双方长期合作出现不利变化,并将对其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另外,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手机出货量数据显示,荣耀成为TOP5中,唯一同比正增长的品牌,苹果、小米、OPPO、vivo都有所下降,其中苹果手机出货量为1240万台排名第四,市场份额16.7%,同比下降了5.8%。

专精特新“小巨人”,要补缴2300多万社保与公积金

当前疫情背景下,一些企业的运营压力较大,国家出台一系列阶段性缓缴社保政策的实施帮助企业纾困。

不过,贝隆精密欠缴社保与公积金的问题由来已久。在三轮审核问询中,深交所均问及了此问题。6月11日更新《招股书》的同时,贝隆精密披露了第三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意见,其中2021年1-6月需缴金额占当期利润总额的49.84%。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贝隆精密分别有在册员工564人、575人和744人。截至2021年底,在册人员中社会保险缴纳人数为725人,缴纳比例为97.45%,住房公积金缴纳人数为724人,缴纳比例为97.31%。

而最早披露的《招股书》(2021年6月18日版)显示,2019年564名员工中,有508人缴纳社保,仅有90人缴纳住房公积金;2018年419名员工中,377人缴纳社保,仅有77人缴纳住房公积金。

在首轮问询中,深交所要求贝隆精密说明2018年-2019年住房公积金缴纳比例较低是否存在被相关部门追加处罚的风险,测算报告期各期需补缴社保、公积金金额及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

贝隆精密表示,公司员工中农村户籍占比较高,生产人员比重大,员工缴纳的主观积极性不强,部分生产人员经公司动员后仍不愿意缴纳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

北京时择律师事务所刘云律师表示,缴纳社保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无论是员工不愿意缴纳,还是员工给公司写书面说明表示自己不在公司缴纳并不让单位承担责任。所有的这些说明都是无效的,违反法律规定。员工依然可以要求用人单位补缴社保,并给予相应的赔偿。这不是用人单位可选择的法定义务,不能通过协议的方式免除。

贝隆精密也承认,2018年-2019年住房公积金缴纳比例较低,存在被相关部门追加处罚的风险。

在第二轮问询中,深交所进一步要求贝隆精密说明说明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的补缴金额测算过程,与缴纳标准、未缴人数是否匹配。

贝隆精密承认,其主要按照所在地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管理部门公布的缴费基数表的缴纳下限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未按照员工实发工资作为申报基数足额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

据《招股书》若按照员工实发工资作为缴纳基数进行模拟测算,贝隆精密报告期各期需要补缴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合计金额分别为 628.1万元、912.28 万元、335.89万元、509.96万元,共计需要补缴约2300万元。

在第三轮问询中,深交所继续追问贝隆精密,“补缴和处罚风险对发行人持续经营造成的影响较小、不会构成本次发行上市的实质性法律障碍的依据是否充分。”

贝隆精密称,实际控制人已书面承诺使用自有资金足额补偿公司因社保和住房公积金补缴而遭受的全部损失,确保公司免受任何损失和损害;即使全额补缴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公司仍符合选用的具体上市标准。

李律师认为,这种制造业企业欠缴社保也比较普遍,但是会要求测算未缴纳的社保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一般补救措施实控人承诺受损的话实控人承担,社保局出证明,不对其进行处罚,然后从规范性角度来看,一般在最后一年要求会缴纳到高比例。

拖欠社保,在拟上市企业中并不是新鲜事。

和贝隆精密一样,正在冲击IPO的老乡鸡也是一个家族企业,一家两代五人合计持有91.32%的股权。最近,其近三年累计1.6万人次员工未缴纳社保、需补缴上亿元社保金的消息,引发社会各界高度关注。董事长束从轩的道歉,在端午节前夕还登上了热搜。一旦依法补缴“五险一金”,老乡鸡的扣非净利将出现大幅波动,盈利能力也会不稳定。

尽管在投行界,大多业内观点认为,社保问题不太可能对企业上市构成实质性阻碍。不过,如果补缴大量社保、公积金后,企业的真实利润又是多少?从上市合规性、投行调研上市成本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还是不容忽视的。

你了解摄像头配置组件吗?喜欢哪个品牌手机的摄像头?留言聊聊吧!

作者不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未来5个交易日内也不打算买入或做空。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投研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