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登录就是会员

4月 20, 2021 未分类

() 在收藏界里一片热闹的时候,身为传闻主角的向南始终没有露面,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安然躲在工作室里,一边修复着那些零零散散送上门来的残损文物,一边悉心指导着王民琦和覃小天古陶瓷修复技艺。

事实上,王民琦和覃小天两人虽然从没上手修复过古陶瓷器物,但王民琦本身就是兵马俑修复师,之前一年多时间的扎实基础,让他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只是刚刚接触到的作色、仿釉这一块,还需要再多多磨练。

而覃小天尽管之前在“南海一号”博物馆里的身份是实习生,可他毕竟是科班出身,理论功底相当厚实,而且在“南海一号”博物馆时,向南还曾经亲自指点过一番,因此,他的进步速度比起王民琦来,还要快一些。

向南看着这两名学生肉眼可见的成长,心里也是十分欣慰,等到七月份的时候,他就要跟随闫思远前往米国,去为米国收藏家亚历克斯修复残损的古陶瓷器物,这一去,少说也要一个星期,如果碰上一些意外,那就说不准要多久了。

他离开之后,工作室的业务总不可能停下来。

古书画修复室方便,有康正勇镇着,他并不担心;可古陶瓷修复室这一边,就没有一个有足够能力的人来坐镇了。

在向南看来,能够坐镇一间修复室,起码也得要是资深修复师往上的水准,水平稍差一些,有些复杂的古陶瓷器物,就很有可能接不下来。

这当然不是向南所希望看到的。

“实在不行,等我去米国的时候,就让老戴在空余时间过来坐镇几天。”

向南心里暗自想着,想来凭借自己跟老戴之前的关系,他不应该会拒绝才对,不过这终究只是权宜之计,最好还是能有人长时间坐镇工作室才好。

这一天,向南刚刚外出回到工作室,刚一进门,就看到有两个学生模样的人,一脸拘谨地坐在一楼的沙发上。

看到向南进来后,那两人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脸恭敬地喊了一声:“向师兄好!”

双麻花辫文艺范美女肤白貌美森系装扮手持鲜花图片

“你们好,你们好!都坐下说话吧。”

向南朝他们点了点头,随手指了指,问道,“你们期末考试结束了?”

这两个男生,都是金陵大学考古文物系大三的学生。

之前,孙福民说要建议学校和向南的工作室建立合作,将工作室确定为金陵大学考古文物系实习单位,虽然这件事目前还没有眉目,不过,这不影响孙福民将即将大四的学生,送到这里来实习。

这两个人,就是孙福民在众多学生之中,精挑细选之后,推荐过来的算得上是比较优秀的学生了。

说是实习,实际上也可以算是帮手了,大忙帮不了,但小忙还是能够帮得上的。

“还没有,不过也就最后一门考试了。”

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沉稳一点的学生摇了摇头,应道,“如果师兄这边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留下来实习,等考试时再回去一趟就行了。”

“行,这些事你们能处理好就可以。”

向南点点头,他想了一下,又说道,

“你们在这边,食宿不用担心,每个月还会给你们发一份实习工资,这份工资并不固定,每个两月考核一次,进步了会增加,如果连续两次考核没通过,那我这里就不能留了。”

顿了顿,他问道,“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有问题。”

两个人都连连摇头。

现在就业形势一年不如一年,更别说他们这种冷门专业了,能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如果自己还不努力上进,被人淘汰了那也是活该,哪里还能有什么问题?

向南笑着点了点头,他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前台的朱熙,说道:

“朱熙,你带他们去古书画修复室,让康正勇带一带他们。”

“哦。”

朱熙应了一声,屁颠屁颠地带着人上楼去了。

这段时间,朱熙也是过得挺滋润,这小子别的本事没有,但社交能力确实没话说,比向南强了不止一点点。

只要是上了门的那些客户,不管是邱氏集团的邱天明董事长,还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文物爱好者,朱熙都能跟他们说得上话,而且时不时地,还有人邀请他去参加什么晚宴、舞会之类的。

对于这些,向南从来不会去管,只要朱熙不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不会出什么大乱子,那他就可以给朱远舟老爷子一个交代了。

至于其他的,说句难听的,朱熙老爸都没管他这么严格,向南又有什么资格去管?

等朱熙带着那两名实习生上了楼,向南便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儿事情,他一转头,忽然看见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正站在工作室门外。

向南颇为诧异,她怎么会来这里?

心里虽然纳闷,可向南动作却是一点也不慢,他站起身来,几步就来到了门外,一脸笑意地问道:

“姚小姐既然到了这里,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金陵“博古轩”的大小姐姚嘉莹。

当初在长安大比时,向南拿了一等奖,她却和另外一人同时拿到了二等奖,心里不服气的她,便找到向南,用一件残损的紫砂壶,想试探一下向南在金缮修复方面的水准。

谁知道,结果让她大吃一惊,向南在金缮修复方面的水平,和他在古陶瓷修复技艺上的水平一样高超绝伦,让人望之兴叹。

从那之后,她便没有再来打扰过向南,因为向南如今的技术已经不是她可以比肩的了,他连宋代曜变天目盏都完美修复了,换作是她,在作色仿釉这一块,连如何下手不知道。

姚嘉莹是祖传的古陶瓷修复技艺,实际上,在她这个年纪,能做到如此水准已经堪称天才,但她当然不会满足于此。

她的爷爷已经老了,爸爸的古陶瓷修复技术虽然不错,但也没能超过她爷爷,叔叔根本无心于此道,只顾着那一间“博古轩”店面经营。

而到了她这一代,就更惨了一些,她叔叔跟她爸爸一样,都只生了一个女儿。

而她的堂妹还跟她叔叔一样,从心里就不愿意学习古陶瓷修复技艺,她只想进世界500强公司,做个人人羡慕的高级金领。

于是乎,这一份传承的责任就落到了姚嘉莹的身上。

“博古轩”是他们姚家的立家之本,姚嘉莹自然也不愿意看到它倒闭关张,所以她从小就努力学习古陶瓷修复技术,大学还没毕业,她就已经具备了资深修复师的水准。

所以,她有骄傲的资本。

只可惜,姚嘉莹遇上了向南这个妖孽,虽然不至于说是一败涂地,但也打掉了她的骄傲。

为此,她还曾暗恨了向南好一段时间。

不过此刻,她还是站在了向南的面前,尽管此前天人交战了好长时间,但决定了的事情,骄傲如她,一向不会轻易改变。

既然技不如人,不如学技于人。

因为,她不仅仅只是满足于保住“博古轩”,她更希望“博古轩”在她的手中,做大做强。

“我是来拜师的。”

站在向南的对面,一向清冷的姚嘉莹忽然展颜一笑,如沐春风。

头像

作者 admin